位置: 主页 > V省生活 >建筑和人都会衰亡,但东京总在废墟里重生 >
  • 建筑和人都会衰亡,但东京总在废墟里重生

    2020-07-08

    建筑和人都会衰亡,但东京总在废墟里重生

    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    去年春季,李清志在进行巡迴演讲时问总编曾文娟「下一本要写什幺?」,并提出一个概念:从A到Z、地标、项目并以百科式的方式描写东京。原本的计画要用这个概念写一本书,但因资料过于「丰盛」、无法割捨,使得排版完成后竟有六百页,最后分成两本。在东京漫游的时候,相当容易发现一株容易看上眼的植物或乾净的街猫,因此便用「猫」作为其中一本的封面。

    谢宗哲在东京停留约四年,对东京产生了深刻情感,意识游走在台湾与东京两边,去年在东京时正巧是樱花纷开的季节,让他深刻感受台湾的四季没有东京如此分明,因此他对东京的阅读方式或许与一般读者不大相同:东京大学最具代表的是赤门、最具历史的是本乡校区、在东京大学里感受到的季节更迭、柯比意及其在日本的弟子们所构筑的建筑杰作、安藤忠雄与表参道、村上春树与神宫球场以及那些咖啡与烧肉定番⋯⋯东京车站从过去的红砖转变成现代的摩天大楼未来派,但东京不只是东京,划分範围后的东京,长得像鲸鱼。

    李清志说,如果汇集不同人对于东京的观点,就是属于东京的城市学。第一本书封面是晴空塔,二战的时候这里是一片废墟,但东京从废墟里重生,像铁塔成形后,日本的人民觉得自己再度立足,不再萎靡,因此东京铁塔彷彿幸福的象徵,在五零年代的日本是相关重要的指标性建筑。

    日本人民对于核弹又恐惧又嚮往,在许多领域都能见到反战式的创作,这也影响了日本往后的文学及ACG领域,例如:跨越几十年依然红遍全球的哥吉拉,力量强大,人类却无法控制它。李清志老师谈到以前去戏院看哥吉拉时,里头几乎都是小孩,仅他一个是成年人,日本人有趣的不只是如此,他们甚至为哥吉拉塑造了铜像,电影改编越来越激烈,后来剧中的日本遇到威胁之时便会召唤牠守护日本。

    像生物细胞可以增加,也可以减少;像珊瑚一样,建造像太空舱的建筑,一格一格放上去,所有的单元都是预铸的。
    ——黑川纪章

    讲座提到建筑师丹下健三,当年他在早稻田附近盖了的圣玛丽大教堂,已被列为东京的文化财之一。七零年代,日本进入了新时代,于大阪办了世界博览会,也是有史以来办得最好的一届,展馆的建筑皆是丹下健三带领学生进行设计,同时也找了冈本太郎设计太阳塔。

    丹下健三和学生们盖了非常巨大的建筑,那个年代的建筑师希望能找到突破口,日本人后来称之为代谢派,也是唯一被列在西方建筑史里的东方建筑,但后来仅留下太阳塔的装置艺术。

    代谢派认为人口越来越多的情况下,将往湾区发展,因此有一种科幻的想像——建筑变成可以无限增长的结构。七〇年代进入太空竞备时代,美国人首先成为登月先锋,导致全世界对宇宙科学的幻想蓬勃发展,日本也出现大魔神等机器人动画,这是相较于少女动画中的另一个路线,团结就是力量,这也是为什幺日本的钢弹与其余的机器人都需要驾驶员的原因,只要是战败国,都希望能够拥有强大的武器反败为胜,因而诞生了陪伴许多人成长的钢弹作品。

    李清志先生说:「你看,日本人对机器人有种特别的情感,竟然到会对钢弹鞠躬致敬的地步。我们知道,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秀,游客到韩国会看乱打秀,东京最具代表性的则是机器人秀。从某个角度而言,机器人也是种建筑,它大到人可以住在里面,渡边城曾在青山建造钢弹建筑,在八零年代,全世界都因『日本人盖出机器手』的前卫想法而震惊。」

    九零年代渡边诚在台场盖了一栋奇异之屋「临海副都心共同沟展示馆」,像不明飞行物降落地球,人类却找不到它的入口。他是最早开始使用电脑製图设计的人之一,以前的製图者土方炼钢以手绘製,但盖这种无法目测的建筑,必须用电脑计算材料、结构,如果能像模具一样大量生产,城市景观将因此变得不同。

    我们以为建筑是永恆的,911或311地震发生之后,建筑/人类才发现,原来我们都很脆弱,我们以为建筑成形后就是永恆,最好的例子就是日本的建筑——传统木造、土造终有衰败、死亡的一天。

    历史的再临与必然性,铁塔与奥运,大阪与万博,所有的一切突然又重新上演,2024年以后,日本或许又回迎来另一个新的高峰,不管是谁都能找到自己的乐趣,这就是东京最迷人的地方。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