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L生活权 >宰相的全部家产:一亩地 >
  • 宰相的全部家产:一亩地

    2020-07-03

    宰相的全部家产:一亩地

    在越南的水稻梯田(

    石匠不愿刻碑以免留下骂名

    宋朝时候,长安有个叫安民的石匠。崇宁年间,朝廷颁布了《元佑党碑》的文告,号令全国各地都要刻石立碑,以正风气。安民也被朝廷拉去服役,他不肯去,推辞着说:“我一个笨拙的草民,哪里知道立碑是什幺意思?不过,像司马相公(司马光)这样的人,天下人都称讚他人品正直,但现在却要在石碑上刻写他是什幺姦邪小人,像这样的话,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忍心去刻呀。”

    地方官听了很生气,想要治他的罪。安民哭着说:“朝廷要我去服役,你说去就去吧,不过,我求你们:千万不要在碑石背面留下我的名字,别让后人知道是我刻的碑。谁是谁非,留待后代去评说,我只怕留了我的名,就得罪了后世的天下人呀!”

    安民,只是一个小小的石匠而已,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草民,也懂得什幺是正直姦邪,什幺是黑白颠倒。可见,羞耻之心是人皆有之的,只不过有人被势力逼迫,有人被利益诱惑,就放弃了原来的那份廉耻判断。然而安民在朝廷党争混乱不堪之时,能说出这样一番话,这足以让那些官吏感到惭愧。

    宰相的全部家产:一亩地

    宋朝时代,有个叫叶颙(读庸)的人,在常州做知府。有人劝他把税收盈余的钱进贡给上司,以讨欢心,这样就可高枕无忧,做稳自己的官了。

    叶颙说:“那些所谓的盈余,实际上都是横徵暴敛得来,如果用这些老百姓的钱去换取别人对我的赏赐,我心里会感到羞耻的。”

    后来,叶颙做了宰相,总是以大局为重,极力抑制那些侥倖求进的人。叶颙虽然做了宰相,但他的生活还是非常俭朴,吃的穿的都不改从前俭朴的习惯,以至做了二十年的官,临死之时,也只有一亩地。

    叶颙死后,皇帝封他謚号为“正简”。有个叫林光朝的人,写了一首诗,以表示对叶颙过世的无限悲痛,其中有两句是这样说的:“传家惟俭德,无地着楼台。”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叶颙最真实的写照,而他的清廉,也被后世人称颂不衰。

    滕处厚清苦年年甘做迂腐人

    宋朝时,有个名叫滕处厚的人,从小就聪明超群,对《春秋》很有研究,小小年纪就能慷慨议论,激昂文字,声名越来越大,往往让那些去赶考的成年人,都感到震惊。

    后来,滕处厚做了柳州的步尉,再后来又调往潭州做管酒库的官,同时兼任元帅的幕府(幕府:运筹帷幕之大将)。

    滕处厚为人正直,不贪不取,清苦年年。因此,有人就称他迂腐。

    滕处厚说:“我的迂腐是自找的,而且我宁愿坚守我的迂腐,也不想把自己变成所谓的精明人。假如我不迂腐,我还要为此痛心羞愧呢,如果还有人继续说我迂腐,我将很乐意地再次接受。”

    他的立场总是这样,坚持了一生,最后在谈笑吟诗间,坦然过世。

    人只有上对得起天,下无愧于己,才能坦然面对生和死,悠然自得过活一世。能够在临死前坦然乐观,从容面对的人,这世上又有几个呢?

    (以上均据《八德须知》)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